暑假近视眼增多 手机游戏对儿童视力影响最大
2012-8-29 11:35:04
 

 

暑假即将过去,“小近视”又开始“热闹”起来。记者从多家医院了解到,暑假期间,医院眼科的“小病号”明显增多,而石家庄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更是没有闲着,每天前来复查的“学生族”同比增长了十几倍,近日更迎来了开学前的高峰。对此,有专家表示,一个暑假,各类电子产品成为加速青少年近视的头号“元凶”,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电子产品使用过度、户外活动过少等原因又导致了一些近视学生度数加深,而不少家长又把暑期末看成是近视防控的最后时刻,其实,仅仅靠这一时的重视是远远不够的。

暑期防控季,小近视忙复查

“我的眼镜现在是500多度,这次检查好像度数又高了。”819日,石家庄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的暑期近视眼防控季还在持续,正在检查的小张推了推自己的黑色眼镜告诉记者,从前年开始视力出现下降,刚开始就是感觉看黑板很费力,总是和同学换座位,等意识到是眼睛出现问题时,已经有200多度的近视了,“这个暑假过后好像度数又增加了。”

在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建华基地,三层楼里都是学生来来往往,俨然已经成了学生专场,大部分孩子都在家长的陪伴下走进来,经历检查、爱眼指导、专家分诊、出具干预方案等几个过程,在专家分诊里,由于家长的问题很多,也就排起来长队。

“现在每天大概都有300多人吧,是平时的十几倍,平时的周末也就大几十人。”市干预中心建华基地负责人张建立告诉记者,建华基地主要是来自裕华区、长安区和高新区的孩子复查,平日里人都不算多,一到暑假就是高峰,尤其在这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人一天比一天多,度数也一个比一个大,很是忧心。“暑假孩子用电视电脑的增多了,如果不受重视,过一个暑假,孩子的眼睛都会出一些问题。”

而据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统计,不仅仅建华基地,干预中心长安基地和桥西基地的就诊人数也都激增数倍,在长安基地,5岁“小眼镜”乐乐就在排队中也没闲着,捧着掌上游戏机不停地“打杀”,玩得很专心。妈妈抱怨说,儿子自从迷上电脑游戏,每天上网玩游戏长达七八小时。乐乐的父亲是电脑设计师,他从小目睹父亲在电脑上画出五彩图案觉得很好玩。父亲也有意识从小培养乐乐学会电脑使用,3岁乐乐就会自己上网,5岁已迷上电脑游戏。 “和干预中心一样,每个寒暑假,来眼科门诊就诊的患者一半以上都是中小学生,暑假期间学生病人有时会达到100多个。”昨天上午,河北医大二院眼科教授、主任医师魏素琴告诉记者,由于孩子的视力问题越来越受重视,前来就诊的“小近视眼”也在逐年增多,每年的假期几乎都是学生专场,不过仍然有很大一部分家长是在孩子的视力长时间出现问题后才来医院,因此,有很多“小近视”到医院一查就已经是很高的度数了,让人很是遗憾。

户外活动少、电子产品多是主因

今年暑假,幼儿园中班的小乐异常忙碌,父母为他报了好几门早教班,数学,书法,英语……此外,休息期间,父母还严禁孩子出去游玩,让孩子在家练琴、认字。这样一个多月下来,父母发现最近小乐看东西时,经常揉眼、眯眼,于是赶紧带孩子来干预中心验光。经过检查,小乐视力只有0.5,近视已有100度。

“才念幼儿园的孩子就已经出现100-200度的近视并不是偶然,儿童近视已经出现明显的低龄化趋势。 ”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副主任、市人大代表陈千豁说,据省会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为40多万中小学生视力健康档案显示:目前,省会存在视力问题需进一步检查并发复查通知单的学生占总人数的60%左右,省会小学生视力不良率为25.5%,初中生视力不良率为51.43%,高中生视力不良率达71%,近视现象已经越发低龄化了。

而两个月的暑假不仅不能让孩子的眼镜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一些家长为了让孩子不荒废近两个月的暑期时光,纷纷为他们报了许多补习班。这群孩子因为练习钢琴、书法等而大大增加了近距离用眼的时间,而户外活动时间却明显减少。时间一长,久坐少动,使得眼球运动的机会也逐渐变少,许多孩子因此视力下降。”陈千豁说,暑期还有很多孩子是因为突然有时间长期用电子产品所以让视力急速下降的。

8岁的兵兵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说看不清楚东西,父母带他到医院检查时才发现已经患了近视。父母百思不得其解,这孩子这么小怎么就得了近视呢?原来,兵兵经常趁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玩手机游戏,往往一玩就是四五个小时,而且身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造成用眼过度,患上近视。

“对儿童视力影响最大的是手机,其次是电脑、电视等电子产品。这主要由于手机本身屏幕比较小,距离眼睛较近。有时,孩子为了躲避父母,通常喜欢躲在被窝里玩手机,这些都会导致视力的下降。”魏素琴教授指出,人们在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时,阅读距离往往要比看书时的阅读距离更近,这样会使眼睛聚焦时的角度增大,造成眼睛的睫状肌收缩的幅度增大,时间一长,睫状肌自然容易感到疲劳。

据悉,临床调查发现,如今孩子们经常整天宅在家里,有的疯狂沉迷网络游戏,有的躺在床上看碟片、看电视,很少参加户外运动。往往一个假期下来,不少孩子出现视力明显减退,开学后已看不清前方黑板上的字了。

魏素琴教授告诉记者,近视形成原因主要包括先天性遗传和后天环境影响两方面。环境因素既包括了外部自然环境,也包括孩子的用眼习惯。不少孩子平时用眼习惯不好,比如看书、写字时姿势不正确,在强光、暗光下进行阅读,经常接触电视、电脑等,都会造成近视。此外,缺乏户外活动,自然光照时间过少,也会影响孩子的视力。新加坡一项对学龄儿童进行的调查证明,每天有累计半小时户外活动的孩子近视率为24%,每天如有3小时户外活动,可使学龄儿童几乎不近视。研究指出,户外活动是指走出室外,不看近处(如电脑、电视、书本和作业等),尽量远眺,可保护视力。

暑期治疗近视要谨防上当受骗

“其实,除了家长,还有一些商家也抓住了暑假治疗近视的商机。”张建立告诉记者,从暑假普查以来,有不少家长拿来了很多类似干预中心的复查通知单,“上面也有我们的近视防控三个让,但是,他的检查是收费的。”张建立说,还有不少商家就站在干预中心门口发放宣传单,内容基本上都是治疗近视的,项目五花八门。

而采访中记者也发现,有些“小近视”的家长还沉醉在各种声称能治疗近视、弱视的广告里。“我就是想,这么小的孩子所患近视应该还是假性近视吧?这么早就戴上眼镜是不是会加深度数?”省会董先生告诉记者,从孩子8岁查出近视开始,家里就“四处求医”:仪器、针灸、中药……几乎试过了一切广告宣传的方法,“我们不敢轻易让他戴眼镜,不是都说戴上就摘不下来了吗?”

“当发现孩子视力出现问题时,应该第一时间去医疗机构或正规的眼视光机构检查,弄明白视力不好的真正原因,再寻找对策。盲目相信广告是有教训的。”魏素琴教授介绍说,曾经有一个8岁的孩子第一次到医院检查视力,就是700度的近视、125度的散光。经过散瞳验光后矫正视力只能达到0.6,形成了屈光不正性弱视,再此之前原来本就不富裕的下岗家庭,为了这个孩子的眼睛,折腾了2万多元给四处寻找偏方治疗,结果眼睛不仅没治疗好,还耽误了矫正时期。

“应该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孩子的视力问题,但是,此次追踪调查的数据却显示,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很多时候,重视也变成了忽视。中心成立8年来,普查学生170万人次、复查学生却只有24万人次只占14.12%。”陈千豁说,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八年来在推进石家庄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工程的过程中,经过积极探索研究和临床验证,已经成功摸索出一整套科学、规范、实用、有效的干预流程和干预方法,通过建立科学有效的干预流程和干预方案,开展科学用眼指导,视力跟踪检查,假性近视排除,视力康复训练等专业服务,使预防医学、临床医学及康复医学等学科有机结合;根据实际有针对性地开展爱眼科普宣传、校医培训、防近干预进学校等公益行动,并以“爱眼课堂”的形式,普及爱眼护眼常识,干预工程的影响力日益扩大。

据统计数据表明,八年来中心视力干预脉冲训练善率为81.44%。眼吧训练改善率达到83.83%。弱视治疗训练总改善率为93.72%。近视康复脉冲训练共计15292余人,对4764人抽样调查,总改善率为81.44%;近视康复眼吧训练对1788人跟踪统计,总改善率为83.83%;弱视训练抽样733例,总改善率为93.72%。因此,魏素琴教授介绍说,一旦发现孩子近视,须去医院或正规的视力检查机构接受检查,区别真假性近视。对于真性近视,要在医院或专业的验配机构准确验光,佩戴合适的眼镜。

一年四次检查是防控关键

在干预中心的追踪调查中,调查表中的小刘20062月第一次普查时,右眼视力0.6,左眼视力0.5,还带有散光,当时诊断应当佩戴400多度的近视镜加100多度的散光镜,可是,家长当时并没有给孩子佩戴镜片,等到2008年再查时,即使佩戴600多度的近视镜加150度左右的散光镜,矫正视力也只能到0.82009年,小刘的配镜度数到了650度左右,可是双眼的矫正视力却下降到了0.6

和小刘相同,小张2007年普查时,双眼视力都已经降到了0.5左右,却没有得到家长的重视,也没有定期检查,等到2009年普查时,右眼0.1,左眼0.25。最严重的是,右眼已经由近视发展成弱视,即使戴600度的眼镜,右眼视力也只能矫正到0.15

“他们都是已经由近视发展成弱视了,因为没有适时配镜,没有适时调控,小张已经是屈光参差性弱视,因为左眼视力比右眼稍好,长此以往,用进废退,右眼变成了弱视,如果在2007年就开始调整,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陈千豁说,在此次调查整理中发现,很多因为小时候屈光参差却没有及时治疗的孩子视力发展成了弱视,有的孩子又错过了弱视的最佳治疗时期,非常可惜。

与他们相反,在追踪调查中,今年6岁的小杨,去年普查时双眼视力仅仅0.5左右,在干预中心进行了视觉刺激、变频红闪、微型光刷等方法治疗22次后,今年33日,双眼视力已经恢复到了0.8左右。“近视是可以干预可以防控的,3岁至8岁是儿童视觉发育的关键时期,12岁以前为可塑期,年龄越小可塑性越强,疗效越好。”魏素琴教授说,目前在对“小近视”的干预上,普遍存在认为散瞳验光对小孩眼晴有害;200度以下的近视眼就是假性近视,假性近视不需戴镜等错误。“尤其大多数家长害怕配镜、不愿意用眼镜矫正的误区要纠正。”

“不过应该说,与以前相比,现在家长已经开始重视孩子的近视问题,但是真的全面监测却没有完全做到,很多孩子寒假眼睛还是好好的,到了暑假就近视很深了。”张建立说,其实,真正的视力监测应该是一年四次,三个月一次。

在市教育局转发的《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上,记者看到,市教育局要求各地各学校建立学生视力定期监测制度,每学期对学生视力状况进行两次监测,做好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新发病率等各类指标的统计分析,对有视力下降趋势和轻度近视的学生进行分档管理,并有针对性地实施相关“防近视”措施,将学生视力保护工作纳入学校管理中,作为班主任、任课老师以及学校各相关部门年终考核、评优评先进的依据之一。 “也就是说,合理用眼不应光是在暑假重视,在平时也应更加注意,及早预防近视,治疗假性近视,合理防控真性近视,这才是根本。千万勿听信非正规机构忽悠,要知道,真性近视是不可能恢复正常的,但是我们可以做到控制近视的进展,”魏素琴教授说,在改善一些硬件措施之外,对中小学生的视力定期监测将成为防控方案的重点。“小近视的形成其实也是有规律可循的,也是可以防控的,石家庄市中小学生视力健康干预中心、视邦近视斜弱视研究院近视防控‘三个让’就是近视防治的核心内容:让未近视的学生远离近视、让刚近视的学生告别近视、让已近视的学生减控近视。”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西路462号广开源大厦C栋301    电话:13560153439     邮箱:1515601450@qq.com  ICP备14041499号-3